人文会馆

人文/社会/艺术/旅行等方面话题与作品交流。

今日: 2 主题: 1868 回复: 20243版主:bg8npk


编者按:本文系转帖,一切权益归原作者所有。原作者杨柳松(Mr.Yang Liusong),旅行家,作家。文章向人们展现了藏北鲜为人知的原始面貌,是了解当地自然地理的绝佳材料,因此转载到科创自然博物版。转载时,本文个别地方略有编辑。 本文作者穿越的地区,位于100万比例尺地形图的日土、改则、且末三张图上。界山达坂大致位于东经80度16分,北纬34度41分。 非专业人士请勿效仿。 北方的空地,孤身穿越大羌塘无人区 Northern Empty Wilderness, Solo Traverse of No Man's Land in the Great Chang Tang     第二次穿越大羌塘无人区已过三月,期间不少志同道合者询问事宜,今儿便呈一贴,简叙过往。          此次穿越从青藏高原的西端至高点界山大阪开始,时间2010年4月20日,一路向东经邦达错、羊湖、若拉错、岗扎日,横穿整个藏北无人区后改由北上进入阿尔金无人区,经可可西里山脉、昆仑山脉、鲸鱼湖……在阿奇克库勒湖遇人,再三天车程至花土沟镇,时间七月五号,总历时77天。在离开界山大阪至阿奇克库勒湖的74天里独处无人区,此间行程1400公里左右,跨度四个月。    【大羌塘】藏语“羌塘”意为北方的空地,狭义指藏北无人区,实则是所有北方未知的土地。大羌塘包含藏北无人区、可可西里无人区、阿尔金无人区、昆仑山无人区,这四个无人区连片在一起,构成了世界上独有的超级无人荒原。由于可可西里的概念被炒热,以至于大家一度用可可西里代替了这片广袤的荒原,实际上,可可西里不论是行政疆域还是地理疆域都只是大羌塘这片土地的一小部分。     大羌塘,他是自由最后追逐之地…… It has been three months since I traversed the unpopulated region in the Great Chang Tang. There are many like-minded asking me about it. I now present this thread to briefly tell everybody about my journey. The starting point of this traverse was from the highest peak of the western part of the Tibetan plateau, Jieshan Daban, and the day was April 20, 2010.  I was heading eastward passing Bungdag Co, Yanghu Co, Rola Co, and Kangzhagri Mountain, which crossed over the desolate region from west to east. The journey continued northward to enter the unpopulated area of Altun Mountains, through Hoh Xil Mountains, Kunlun Mountains, Whale lake, ..., finally met some people by the Aqqikkol Hu and then arrived in Huatugou by vehicle three days later and that day was July 5. It had been 77 days in total. I had been all alone 74 days after leaving Jieshan Daban until arriving in  Aqqikkol Hu, which was about 1400km and about four months. [The Great Chang Tang] In Tibetan, "Chang Tang" means northern empty wilderness while narrowly, means unpopulated region in northern part of Tibet. However, it actually indicates all of the no man's land in northern. The great Chang Tang includes desolate places in Northern Tibet, Hoh Xil, Alun Mountains, and Kunlun Mountains, which are interconnected to form the unique and super empty wilderness in the world. Only because Hoh Xil is the most known name, most people just think this vast land is equivalent to Hoh Xil. In reality, Hoh Xil is only a small piece of the Great Chang Tang both administratively and geologically. The Great Chang Tang, the last land to chase your freedom and dream.(treker)



从一封匿名信里看见一句话,是“数麻石片”(原注江苏方言),大约是没有本领便不必提倡改革,不如去数石片的好的意思。因此又记起了本志通信栏内所载四川方言的“洗煤炭”。想来别省方言中,相类的话还多;守着这专劝人自暴自弃的格言的人,也怕并不少。   凡中国人说一句话,做一件事,倘与传来的积习有若干抵触,须一个斤斗便告成功,才有立足的处所;而且被恭维得烙铁一般热。否则免不了标新立异的罪名,不许说话;或者竟成了大逆不道,为天地所不容。这一种人,从前本可以夷到九族,连累邻居;现在却不过是几封匿名信罢了。但意志略略薄弱的人便不免因此萎缩,不知不觉的也入了“数麻石片”党。   所以现在的中国,社会上毫无改革,学术上没有发明,美术上也没有创作;至于多人继续的研究,前仆后继的探险,那更不必提了。国人的事业,大抵是专谋时式的成功的经营,以及对于一切的冷笑。   但冷笑的人,虽然反对改革,却又未必有保守的能力:即如文字一面,白话固然看不上眼,古文也不甚提得起笔。照他的学说,本该去“数麻石片”了;他却又不然,只是莫名其妙的冷笑。   中国的人,大抵在如此空气里成功,在如此空气里萎缩腐败,以至老死。   我想,人猿同源的学说,大约可以毫无疑义了。但我不懂,何以从前的古猴子,不都努力变人,却到现在还留着子孙,变把戏给人看。还是那时竟没有一匹想站起来学说人话呢?还是虽然有了几匹,却终被猴子社会攻击他标新立异,都咬死了;所以终于不能进化呢?   尼采式的超人,虽然太觉渺茫,但就世界观有人种的事实看来,却可以确信将来总有尤为高尚尤近圆满的人类出现。到那时候,类人猿上面,怕要添出“类猿人”这一个名词。    所以我时常害怕,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倘若有了炬火,出了太阳,我们自然心悦诚服的消失。不但毫无不平,而且还要随喜赞美这炬火或太阳;因为他照了人类,连我都在内。   我又愿中国青年都只是向上走,不必理会这冷笑和暗箭。尼采说:“真的,人是一个浊流。应该是海了,能容这浊流使他干净。   “咄,我教你们超人:这便是海,在他这里,能容下你们的大侮蔑。”(《札拉图如是说》的《序言》第三节)      纵令不过一洼浅水,也可以学学大海;横坚都是水,可以相通。几粒石子,任他们暗地里掷来;几滴秽水,任他们从背后泼来就是了。   这还算不到“大侮蔑”——因为大侮蔑也须有胆力。


无情型人格障碍是一种由于严重缺乏共情能力而导致的心理或精神障碍。无情特指无共情能力。 1、共情是正常人的本能,在许多动物中也能发现,特别是群居动物。 2、共情主要指体会他人的情绪。该情绪的产生不需要经过任何思考。 A、可以仅凭想象而体会到情绪。比如想象《两女一杯》,就会感到恶心,继而产生想吐的感觉。 B、可以仅凭语言、图像而产生情绪及感受。比如看到一个人被车轮压过腿,会感觉到腿发麻,打寒颤。 C、在对他人做某事或说某话前,可以预先体验他人将产生的情绪及感受,从而掌握分寸。 D、可以通过感官感受,体会到并产生和他人相同的情绪。比如同事阳光、愉快,自己也就积极正面。 3、先产生情绪,后产生感受。情绪无法控制,但随后的感受及其加工可以被抑制。医生长期接触病痛患者,可以对同类的痛苦冷漠。 4、正常人只能对同类产生共情。比如看到狗被车轮压过,不会感到头皮发麻。 5、负面的共情显著强于正面的共情。比如看到别人闻很香的花而体会到的愉悦,就比看见别人踩到屎体会到的恶心弱得多。 6、不同的人,共情能力会有所不同,从极弱到极强都可能。极弱产生无情型人格,过强容易引起后续的过度反应——比如太过在意别人的感受,会影响自己的社会发展。 7、传销的组织者往往共情能力低,底层参与者往往共情能力强。比如组织者对于给别人带来的伤害甚至家破人亡往往不以为然。不要相信他们在电视镜头前的忏悔,从理论上可以认为这些都是假的,只有共情能力低的人能做到金字塔的上层。在社交中,共情强者易被共情弱者利用。 8、无情型人格的人往往爱跟人谈感情,因为他们无法体会别人的感情,所以不能认识自己应该承担的感情义务,于是感情就很廉价,可以挂在嘴边。 9、更多证据表明共情能力是遗传的,不能后天培养。但似乎孤儿和单亲家庭的小孩共情能力差,可能与婴儿期的环境影响也有关系。 10、在网络交流中共情会显著降低,因此网络暴力比现实暴力更易发生。 11、所有变态杀人狂都是无情型人格,比如加州电锯杀人狂,白银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及其父亲。但不是所有无情型人格都有杀人倾向,他们可能根据所处环境不同而有不同的社会表现。 12、共情能力是独立能力,不影响智力、认知能力和逻辑能力。无情型人格人可能上大学、当科学家,也可能很文弱。无情型人格人可以讲述或者逻辑的理解各种情绪,但需要经过思考。 思考题:看到一位美女/帅哥,然后感觉浑身舒爽,想象和他拥抱及翻云覆雨,继而鸡鸡勃起。这个是否属于共情,为什么?



本文谈谈成年人思想的进步。      在我们上小学上中学的时候,不管学校的教育多么糟糕,我们的思想都在不停的进步。这表现在如果我们回首一年以前的自己的某些想法,做的某些事,会觉得那时候自己很傻。考察自己的进步的一个更客观的指标大概是“刮目相看指数”。别人如果一年没看到我们,再看的时候,第一反应往往是“你都长这么大了”。如果三年没看到再看,可能都不认识了。      但是成年以后,一个很可能的趋势是人的进步速度一般会越来越慢,以至于停止进步,甚至倒退。他们思想最牛B的时代是他们的年轻时代。中年以后他们就无法接受任何新的思想,以至于最后连自己的孩子都搞不定。      比如说歌手郑智化在过去十多年内就没有任何进步。我上中学的时候很喜欢郑智化,他的歌曲对我来说不仅仅是娱乐,而简直是一种教育。这么多年来我的思想进步了许多,可是最近郑智化在北京开演唱会,唱的还是当年那些老歌。伟大的郑智化,他为什么没有像翁美玲等美女那样在人生最伟大的年龄上死去,何必让人间见白头?      余秋雨的思想在过去这么多年内很可能还退步了。我最初知道他是上初中时看《读者文摘》上他的文章,高中以后我就再也不看《读者》,可是他现在连那种文章都写不出来。      最有意思的一点是,并非所有人都会在中年停止进步。比如赵本山就一直都在不停的进步:      - 最初赵本山是一个二人转演员。对于绝大多数二人转演员来说,上一次电视可能就是他们人生的顶峰;   - 然后赵本山变成了一个小品演员。对于黄宏这样的小品演员来说,走红全国就是他们人生的顶峰;   - 但赵本山继续进步,演了很多电视剧和电影,而且收视成绩相当好。对于冯巩这样的演员来说,又能上舞台又能演电视剧又能演电影就是他能力的极限;   - 但赵本山仍然在进步,他不但演电视剧,而且自己当导演,而且很成功;能演能导,这是一个“艺术家”的极限么?   - 但赵本山证明他不仅仅是个艺术家,他还是个实业家:他办影视基地等“产业”,他甚至试图买下一只足球队拯救中国足球;对郝海东来说,既能当好运动员有能当好商人就实现他的人生蓝图;   - 就在我猜想赵本山还能怎么进步的时候,他又推出了一大帮学生,证明自己甚至还是个好老师。      作为一个东北人,我热爱赵本山老师的所有节目,并且鄙视那些说这些节目粗俗的人。但我最佩服他的一点是他能够不停的进步。可能很多人会讽刺说他只不过是个爱折腾的贪婪的人,可是别人怎么就做不到呢?今天的赵本山一定可以让十年以前的他刮目相看。赵本山的例子显然说明年龄等生理因素不见得是阻碍我们思想进步的原因。      从事脑力劳动的人通常都能够在中年以后继续进步。比如王朔就能在成名之后还进步。可能很多人不喜欢王朔的进步,但他进步了。然而“脑力劳动”这个标准似乎也不准确,比如金庸过去几十年内就可以说没有任何进步,就连剑桥大学也无法使他进步。      我认为阻碍人进步的因素有两个。      第一个是早期的辉煌会把人的思想留住。有些人曾经在比如说大学时代是一个很优秀的学生,进入社会之后一旦受到挫折,他的思想就会永远用来回忆大学时光。梁启超说,“老年人常思既往,少年人常思将来”。一个人一旦开始回忆,他基本上就会停止进步。      第二个因素更普遍,需要详细说说。心理学认为人对于外部世界的认识可以分为三个区域:舒适区(comfort zone) ,学习区(learning zone),和恐慌区(panic zone)。      比如说我们看一本书,如果这本书所说的内容都是我们所熟悉的,完全符合我们已有的世界观和人生观,这本书就在我们的舒适区内。      但如果这本书说的内容与我们原有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不符,但是我们思考之后仍然能够理解接受,那么这本书就在我们的学习区内。      如果这本书我们根本就理解不,那么就是在恐慌区。      心理学研究说,只有在“学习区”内做事,人才会进步。绝大多数人工作以后干的事情都是他的舒适区内的某种意义上的重复劳动,这怎么能进步呢?      金庸小说和各种消遣读物都在舒适区。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很多三十多岁的人仍然一天到晚谈金庸。其实这些东西都应该在大学毕业以前看完就没必要再提。三十以后还整天谈金庸的人,可能四十岁以后唯一的谈资就是他们的孩子。      现代社会分工的一个特点是尽量把人往他自己的舒适区里分。你想干有挑战的工作,你老板却只想给你你胜任的工作。所有人都想永远挑战自我,但实际生活中人们主要的时间都在做一些驾轻就熟的事情。      随着年龄的增长,一个人获得挑战自我的机会会越来越少。这往往并不是年龄歧视,而更多的是市场合理调配的必然结果。只有那些有特殊机遇的人才能不断尝试新的生活。      所以我们又能怎么办?办法无非就是尽量呆在自己的“学习区”里,并且随时对“舒适区”保持警觉。      可能很多人会说赵本山活的那么累有什么可值得学习的?但我说的进步是思想上的。一个人的进步不见得非得从演员变商人。那些最牛B 的科学家一生都是科学家,但他们一生都在不断的进步。他们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不是定死的,而是活的,不停地演化。      相比之下,倒是有很多年轻人,他们的脑浆已经从液体变成固体,只接受符合他们原有观念的东西。你跟他们说你落伍了,他们会说他们的世界观人生观已经成熟地形成。这可是连老头子都不敢说的话啊。 来自: http://www.geekonomics10000.com/317

赵本山还在改变,现在重点发展直播。他在线直播几小时就赚了300万,旗下弟子很多都成了网红。现在赵本山可以算是直播界大佬人物了, 他又要拍新剧,把直播和电视剧结合起来。 他这一生什么都经历过了,比较看的开,闲言碎语不会干扰他。   赵本山也有一些缺点,不过很多很多批评赵本山的人,是局限在自己的简单世界里,对于很多事情或者无知,或者敏感,总之开不起玩笑。 他们只能接受陈佩斯表演饿极了和吃撑了的生理性笑料。又或者是人格极不成熟的小偷等等角色。我觉得这种喜剧多是小孩子的水平。  这些观众可能也是欣赏抗日剧的主要人群。实际上抗日剧也是一种儿童剧。   郭德纲在相声领域里平稳创新,每年能推出一两个新段子或者单口。做主持人水平也还不错,不过在格局外没什么创新,在其他方面的作为几乎可以忽略。   郭德纲童年长期参加老一辈相声演员的聚会,由此专业见识多,相声基本功好,所以专业上稳定发挥。  其实小剧场相声和主持人调侃,都是他童年相声演员聚会的翻版。    另外郭德纲始终认为自己局限在非主流,不能把自己看成一个大人物,缺乏一些大气,导致徒弟们众叛亲离。  也因为小人物情结,小富即安,总是躲在老段子老套路里。不敢轻易踏出更广阔天地。   他的不安情绪,非主流心态,谨小慎微风格,可能和他有个强势权威的警察父亲有关。      周立波本来就是从网上红起来的,如今在主持界混不下去,网上又恶评如潮,也不可能回到网络发展了。只能去美国喝咖啡了。   周立波比较狭隘,整天以喝咖啡,上海,高雅,沪语,吴越,主旋律等这一小撮人自居。早期上海有网络用户的优势,占据很大网络话语权,所以周立波借讨好上海出名,现在全国各地网络话语权提升后,周立波就主要靠自己了。他早期吹捧的上海文化,也成了现在限制他的因素,所以后来发展势头越来越差。    再加上周立波不学无术,人品有欠缺,对其他文化缺乏了解和包容,甚至恶意攻击,所以逐渐被多数人排斥,迅速变网丑。 四川李伯清不太了解,因为方言太重了。不过他人品阅历应该不错,没什么恶评,安乐在四川也不错。 吃饭午睡去了,过几天要开始四千公里骑行。等平安到目的地后再细说。


首先感谢warmonkey两年前交换给我一台DS1052E,这台示波器对我这两年的学习帮助很大。 正文 我是学强电的,但是我也有很多玩弱电的同学。其他电类专业的很多师弟我也见识过。大家跟风学51,参加各种各样的比赛。遇到问题就在群里面提问。再者,强电没有多少让人发挥的余地,倒是弱电能玩的多一些,于是便玩起弱电来。 在玩的过程中会遇到许多问题,我不仅要解决自己的问题,有时别人遇到问题也会向我请教解决方案。 有许多问题,例如某原器件不工作,输出值不正常,发烫,震荡,某程序卡死,逻辑错误,电平不符合要求,上升时间过长……都是可以用示波器发现、诊断,并利用相应知识解决的。可惜的是,我们学院几乎所有学生都没有自己的示波器。没有示波器,要解决上面的问题就要绕很多弯路,浪费很多时间。明明拿探头点一下就能搞明白的问题,却要在5个群里面问,还要跑去找学院的师兄或者老师,浪费大量时间。更甚者,在电设省赛上,我带去一台示波器,居然没几个人需要用它。 于是每每有人问一些需要用示波器且只需要示波器就能解决的问题时,我便开始宣传示波器的好处,推荐大家购置示波器。收到的最多的回复,就是: 1)不知道有什么用 2)太贵 对于这两个问题,我的回答是: 1)上面已经讲过了 2)不到2000元的入门示波器,和更新换代的手机电脑、贵的离谱的学校饭堂和移动联通、数万起跳不包退换的学费相比,实在只能算是九牛一毛。 即便这样,对购买示波器的抵触情绪,仍然很大。嘴上说没钱,说太贵,说用不上,说不急,其实就是心里有抵触情绪。我相信能交得起每个学期7k学费住宿费的家庭,不会缺钱买一台示波器。 -------------------------- 写到这里,我想起几件事。 我上中学的时候,喜欢漫画,让家里出了700元在网上买了一块数字绘图板。而在漫画论坛,那个买不起板子的人还在不断地发他用鼠标拉出来的作品……现在我后悔的是,当初没有买1400的板子。 我上中学的时候,喜欢摄影,让家里出了1xxx元从朋友那里买了一台二手单反。而在之前,我还在不断地研究怎么用软件去除DC相片中的噪声……现在我后悔的是,当初没有买1xxxx元的相机。 再一个就是很多人都知道的,灾难性的硬盘故障导致大量珍贵数据丢失。我现在后悔的是,当初没有花2000元组建一台备份服务器。 ------------------------ 这些已经过去的事情成为了无法改变的历史,但我们还有未来。因此我同意,为了最好地折腾,在经济条件能承受的情况下,尽量买最好的设备。 附图 (附件:227984)


“乐天让地事件“让国内的反韩情绪死灰复燃,让我不得不讨论一下这个事件中的与伟大的进军的相似之处。 伟大的进军是米兰·昆德拉在《不能承受生命之轻》里提出的一个概念,该词被用来描述一种政治媚俗(Kitsch)(吐槽一下:这个词是翻译错了的,正确的翻译是“自媚”,一般音译成“刻奇”,这个错译出现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译本之中,现在已经被广泛接纳),一种群体的政治媚俗,如果我们把“反韩”看作是伟大的进军,我认为这是极其贴切的。 在书中,昆德拉这样写道: 弗兰茨如此陶醉于伟大的进军,这种幻想就是把各个时代内各种倾向的激进派纠合在一起的政治媚俗。伟大的进军是通向博爱、平等、正义、幸福的光辉进军,尽管障碍重重,仍然一往无前。进军既然是伟大的进军,障碍当然在所难免。 这段话深入的刻画出国内民族主义者的内心,他们认为,“反韩”是让我国摆脱国外势力牵制,走向强国的一种过程。激进的民族主义思想促使他们开展各式各样的“反韩”、“反乐天”行动。今天,我们看到,理性的必然是少数,而整个舆论被民族主义者所占领,其他的有异端思想的人自然被看作是另类,他们被歧视,书中的特蕾莎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她所排斥的,是劳动节大游行,而劳动节大游行就是一类政治媚俗,这一大媚俗,排斥的正是特蕾莎这样的人。现在的社会自然也是在排斥这类人的,比如大家会排斥不爱国的人,五毛排斥美分,社会主义者看不起其他政见的人,诸是而已。 历史上一个规模更大的伟大的行军便是文化大革命,这个出现在中国的一场激进的全民的社会主义革命与今天的“反韩”所体现的,是一种特殊的意识形态下所扭曲的人性,而这一扭曲的人性中所包含的,便是一种迎合自我意识形态的心理,这种心理是当今乃至永久的主流。伟大的进军这一概念的重要意义在于它概括了世界上大部分的激进行为,并给予它一个解释:媚俗。媚俗在书中被解释为对屎的绝对否定,私认为这是非常有意思的,这一解释精确而又易于理解,如果我们说的书面一点,就是对自己所不接受的东西的排斥,即一种理想美学主义,也就是上文所说的迎合自我意识形态的心理。 我们再看回来这个反萨德的事件,在民族主义者看来,部署萨德对他们来说是不能接受的事情,他们为了迎合自己的意识形态,做出了“反韩”的举动,同时,一些没那么激进的人(在我看来,由于受到传统文化的影响,中国人大多都是有民族主义思想的)受到这些人言论的影响,重新审视自己的意识形态,发现自己的倾向之后,也会做出同样的举动。同时这些人会为自己的媚俗的举动感到感动,这在昆德拉看来又是一种媚俗,而这种媚俗即为媚俗之媚俗,体现在自我感动之上,是对迎合自我意识形态的思想的迎合。 我们生活在这样的媚俗中,存在于这样的媚俗中,这就是我们应当警惕的。

引用 1160599678: 一、这是一篇习作,限于篇幅,不能展开论证。 二、本文主旨在于推动大家理性思考,而不是批判这样的一群人(虽然有这一层面的意思)。 三、中国民族主义起源于近代,但是它是在传统文化的影响下形成的,对虎哥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是梁启超说的,不是孔子。 梁说提出这句话,也应该受到当时西方的一定影响。梁引进了大量当年西方流行的思潮。 如果要一步步追根溯源,这段话大致出处可能是顾炎武在清军入关时说的:“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 我翻译成现代意思大概是:“那些爱国的人(明政府)都是权贵既得利益阶层。作为一个普通人,应该去同情和你一样的平民,国家灭亡无所谓(不反对清军入关)只要平民生活有保障有提高,换谁来统治都要支持。”


听说。 人死后,魂魄到阴间报到要走很长一段路 其中有一段, 叫黄泉。 彼岸花,是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 大片大片的火红,燃烧着的血液一样 一种红色的忧郁,让人走过。就掉了进去 这种花的味道,有种神奇的魔力. 可以让路过的人,想起过往 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久到忘却了时间。 有两个妖精。在花旁守候, 一个是花妖叫曼珠, 一个是叶妖叫沙华。 他们守了几千年的彼岸花, 却不知道,曼珠的容貌,和沙华的样子。 因为每当花开的时候,叶子就收了回去, 而叶子出现,花却已经败了。 花叶之间,始终不能相见,生生相错,却岁岁相牵。 他们疯狂地想念着彼此, 并被这种痛苦深深地折磨着。 直到又一年花开。 故事,是从这里开始的。 他们决定违背神的规定,偷偷地见一次面。 从此以后,愈发不可收拾。 那一年,曼珠沙华红艳艳的花被惹眼的绿色衬托着, 无数黄泉路上的旅人,难以挪步,留了下来。 可是这件事,神知道了。然后怪罪了下来。 曼珠和沙华被打入轮回,永远也不能在一起 生生世世在人间受到磨难。 从此以后 彼岸花有了新的名字 叫曼珠沙华 从此以后,这种花只开在黄泉路上。 曼珠和沙华每一次轮回转世时, 都可以在黄泉路上闻到彼岸花的香味, 就不可抑制地想起前世的自己, 想起曾经发过的誓言,想起在那畔等待着的流连。 却又无奈的。再次跌入诅咒的轮回 永世难见 彼岸花, 开花一千年,叶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 花花相映却满目疮痍 叶叶相视却纷彩不见 花叶生生两不见,红绿世世难流连 花开彼岸本无岸,啼血黄泉又黄泉 醉里不知烟波浩,奈何桥前空思怨 世世代代轮回,爱只能存在一瞬间 风雨散,飘然何处,却不过,那似水流年 晓风残,醉里花间,念不起,这绯然丝绢 大片大片的彼岸花,鲜红的 如同血液的颜色。 倾满大地,复苏前世的记忆, 依依不舍的人,往往有缘没有份。 为什么要喝孟婆汤? 当你喝了孟婆汤,生前的种种, 曾经的一切就留在了彼岸,开成妖艳的彼岸花。 再漂亮的花最终也只是开在彼岸, 也只能开在彼岸 只因为回忆才是所有罪孽中最炫彩的妖艳 所以呢 得到的结果也只是葬在这彼岸中 彼岸的美丽,留下所有的记忆, 直到一天,回来拾起。 看到封存的过往。 然后 忘记。 曼珠沙华 最后是不是只能忘记? 忘记。。。


大家好:       来科创四年了,从小学六年级到如今高二,我在科创论坛学到了很多,收获了很多。真心希望科创论坛能发展的学术气氛更浓,更具正能量。       各位闲着没事,可以看一下我的主题一览,或许可以从中一瞥我的成长历程。时间真是奇妙,回首往事总是令我惊讶并深思,今天,在我睡觉前,突然想发这一顿牢骚,我也还是个孩子,但我想在这把我的一些教训和那些比我小的人说说,希望能对你们有所帮助吧。      从小学到初中,我也有过叛逆与迷茫。比如初中时我甚至想当黑社会、不想上高中;整天思考些宇宙的终极问题,抱怨着社会制度、考试制度。现在想想,当时、就是现在我对那些事物的全貌又知之多少,或许正是无知与片面的了解让我当时有那么多幼稚却激进的想法。现在看来却是可笑。      弟弟们(请允许我这样称呼,即使或许我还比不上你们),你们现在在初中甚至是小学,知道的真的是太少太少(我现在同样,但比你们多那么一点点),而前方又是一团迷雾,无论如何也似乎看不到未来。我甚至你们在迷茫中挣扎的痛苦(正如初中的我),请看看我的成长吧:      首先,让我改变最大的是上了高中。说来神奇,仿佛在我第一次坐在丹东二中的课堂里上课时,我的感觉迷雾被我拨开了。那种感觉,那种久久迷路,在迷茫中痛苦挣扎之后豁然开朗的感觉真是让我激动。(以你们的角度看起来俗套、像我被洗脑了的方面说),从那时起,似乎目标不再虚妄,学年多少名清华北大,多少名复旦浙大,一个个数字是那么清晰,我们的目标也是那么纯粹,我不敢妄言(以你们的角度看的确是妄言,正如我初中所看)我们的追求是否正确,但那种为一个再明确不过的目标努力的感觉让我感到充实与幸福,而最终结果倒显得苍白了。     其次,遐想。我先说几个典型的你们可能思考的问题:1.人类终究要灭绝,我们发展、个人努力奋斗有什么意义呢?2. 我先睡觉了,有时间接着写

1 人是具有时间概念的,其他动物没有 2科学很大一个作用是满足人的好奇心,这也是人和动物的最大区别 因为具有时间概念,我们知道过去,现在与未来。我们活在当下,承接过去,又开启未来。假如把人类社会视为一个生命体,我们当下的奋斗,就在延续这个生命的发展。我们的奋斗是为了当下,也是为了未来。也因为有时间概念,我们知道我们将于何时离去,也因此我们更清晰的知道,当下我们应该做什么,给未来留下什么。科学的探索之路是世代的积累,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将于多久离去,因而我们有了更明确的奋斗目标,我们会更努力的把精力投在我们有限的生命可以达到的地方。更因为时间概念,我们知道我们放松一天,就会离我们的目标更远。所以一个有些明确目标的人,就会体现得更加勤奋。今天种下树,更多的是为了给未来的人留下一缕阴凉。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科学满足写我们的好奇心,也在激发这我们好奇心。因为这个好奇心,人类在科学的道路越走越远,越走越宽,而这路上的每一步都是靠的每个微小的个体的努力。


我国古代历史文化,或者历史课程、学科的意义在于解决你(们)是谁的问题。 这个问题表面看来简单,实际上却是这个世界上最根本的问题之一,很多人可能终其一生都没怎么考虑过这个问题,但不能代表他们没有对自己有所定义。如果你知道了自己是谁,那么你就会知道自己应当去做什么,进而获得你存在的意义。如果你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不知道现在在哪里,那么你也不会知道自己将往何处去。 大色无形,大淫稀声(咦这里好像有点不对?),那些真正重要、关键而核心的问题从表面上看也许就像头顶上的星星那样遥不可及,却又像太阳的闪耀那样生死相关。我们无法控制那些宏大的事物,但又与之息息相关,密不可分。这个论述过程比较繁琐,下面的内容请多些耐心来看: 假如现在从天上向你砸来10000美元,你会觉得这件事好棒哦然后你会因此潇洒奢侈一下。我们平时关注的问题多是这样的。这些事会在短期内显著改变我们的处境,却无法改变我们的生活,即使你把上面的1w美元变成100w,你的人生依然不会因此而获得质的改变—— 假设你一生的年均收入是2w美元,最终你一辈子工作了50年,那么你这辈子就挣到了100w。那么你再获得100w后就相当于这辈子挣了200w美元。100和200有区别吗?当然有,但只是一个平民和另一个略微富裕的平民的差别。让我说得更现实一些,这只是你和你办公室里面的那个经理、或你和隔壁老王的那点区别。你们依然挤在一间狭小的办公室里,为拥挤的停车位着急上火;为孩子的升学入托抓耳挠腮;为几元钱的菜钱斤斤计较。 不要总幻想自己可以凭借天降横财而异军突起,在现实中,那些大奖的获得者能在数年后保持原有生活质量的就已经算难得了。 因此,真正决定我们命运的东西并非是简简单单的一笔横财、一份工作、一个伴侣或一所学校。而是你在获得巨款之后的理财观念、一份好工作之后的业务能力、对伴侣的相濡与沫、在学校的孜孜以求。 那么,我们的理财观念、业务能力、情商责任、好学不倦这些品质和本领又是从哪来的? 是从我们三观中获得的。 正因为我们知道了世界上其他人的生活面貌,我们才会有动力改变自己;正因为我们认识到自己生命中的无数可能,才会敢于为之挥洒汗水;正因为我们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才会作出正确的选择。一个什么样的三观,就决定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人有三观,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种族也有着与之对应的“三观”。而塑造这些重要底层观念的,就是我们自己的历史。 正如你是由你的记忆塑造出来的,你的生命就是你记忆的容器。对于一个国家或任何一个悠远流长的集体来说,这个集体的生命力、生存能力、未来走向等所有一切至关重要因素的基础就是这个集体的历史。我们的历史,就是“中国”的记忆。对于不具有物理生命的国家民族来说,他们的记忆以及文化就是他们的生命本身。 通过历史,我们会了解到我们是一个怎样的国家,经历过哪些辉煌的时刻和惨痛的教训;通过历史,我们会对我们所有的文化产生全面细致的认识,拥有何等光辉灿烂的成就;通过历史,我们会知道自己是谁,并因此而相信将来。 一个没有记忆的人便等同于丢失了生命,记忆的丧失是对所有智慧生物最可怕的酷刑,远比切砍分剐更为惨痛。如果我们失去肢体,伤口总会愈合,疼痛也会消失。但如果我们失去了记忆,失去了所有我们所爱的和爱我们的人们的形貌,即使四肢健全,也等同于行尸走肉。 对于那些失去了自己历史的人群来说,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等同于从未存在,等同于已经死亡,甚至等同于从未出生。 对于那些失去了所有人口的人群来说,如果他们的历史通过建筑、文字、遗迹得以保存,那么他们的存在、他们的成就、他们的喜怒哀乐、生生不息都会因此而永垂不朽——哪怕这个人群已没有任何物理上的生命特征。 最幸运的是我们这样的人群,人丁兴旺,历史完整,教育及格。纵观全球、纵观整个人类的历史,能做到像我们这样如此顽强的国家寥寥无几。虽然在过去的数千年间大多数成员对历史并不了解,但硕果仅存的那一部分士大夫阶层却保留了文明的火种,清晰而嘹亮的彰显着我们的历史。当天下大乱诸国纷争之时,大家都知道脚下是同一片土地;当蒙古人挥师南下屠城掠地时,大家还记得九州四海;当满人梳辫剃发时,却剃不去华汉孔儒,就连清王朝也未能成为满旗私产,反而成为了大家的朝代,成为了我们历史的一部分。 就在百年之前,就在现时当下,就在这个属于白种人的时代里,黄种人依然自成一格,并有龙狮渐起之象。即使在那个饱经战火屠戮的时刻,我们依然能追忆起昔日的荣光,并因此而坚信自己必有龙腾四海的那天! 我们过去曾经奄奄一息,但又生龙活虎;我们曾经登高远望,却又肝脑涂地……历史里面装满了分合上下历朝兴衰,也盛放了鄙劣无耻大义无畏。无论我们现在是红光满面还是忍气吞声,历史都会伴随我们身侧,奉上当头棒喝,或无尽希望。 历史不是你一个人的,而是我们大家的。正如你从未想过地球对你有什么用、不会去想国家对你有什么用,不会去想窗外的草坪对你有什么用……那些在你看来没啥卵用的事物,正透过你的视线之外、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在你破卵之前,在你嗝儿屁之后……决定了你的一切。 ----------------------------------- 本人原创文章,如果你在别处见到本文,亦为本人所作。



单反摄影没有死,但是单反摄影作为一项业余爱好,已经死了。 怎么定义“死”呢?对于一项业余爱好,如果不能 再 用它来体现社会地位及个人能力的差距,我就认为它已经死了。 现在手机摄像头发展得很快,拿单反出来拍个片子已经不能装逼了。在2016年,要真正拍出好照片,就必须认真研究怎么打光、怎么构图,而不能靠拼设备了。但这就超出了绝大多数普通人的能力以及时间限制。对于一项爱好,假如最小投入不能再产生最装逼的效果,它就很难维持主流地位,而会慢慢地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你可能会问,单反消费不能算小投入吧?其实,相比时间投入,任何金钱投入都是微不足道的。我曾经见过很多人把D3S当成玩具买回来;而当他们发现D3S拍出来效果还不如iPhone6的时候,绝大多数人并不愿意再花时间研究摄影,而是直接放弃了。 想当年我要求摄影社的社员先把相机说明书看完(再来请教技术问题),结果就是没有几个人愿意去把说明书看完。转眼间我们已经进入用手机记录一切的时代,于是摄影社直接就招不到人了。 肯定嘛,装个逼还搞那么麻烦,谁来啊。 来看另一个例子。这两年航拍不是很火嘛,视频网站上面的航拍每天更新,很像当年单反刚普及的时候大家到处发照片的情形。结果很快大家就审美疲劳了,如今你在朋友圈发个航拍视频,朋友们甚至会觉得你无聊肤浅。 为什么呢?其实道理跟单反是一样的。艺术创作工具虽然普及了,但是艺术家的数量并没有自动增加。人人都有单反,人人都能航拍,人人都希望享受成为艺术家的幻觉,但并不是人人都能创作优秀的作品。艺术创作是需要训练的。 艺术专业的学生训练非常艰苦,目的是什么?就是培养发现美的眼睛,而这个培养过程不是谁拍两张照片(或者两万张)就能代替的。 怎么理解“发现美的眼睛”呢?举个例子,比如有两张照片,照片中分别有一位女生,穿着同样的衣服,头上是同样的发型,长得也差不多,但是大家都说第一张拍得比第二张好。 学工程的同学会说:因为第一张的镜头要贵3000元,色散控制不能比。 学艺术的同学会说:因为第一张的光线从……方向射入,使得对象……的……轮廓更为突出,而这部分轮廓能够突出对象的……特点,令人产生……的错觉。 学其他专业的同学则说不出为什么,只是莫名地觉得第一张比第二张好看。 如果我们不能明确地指出两张照片的差异,我们就没有办法通过主动努力让我们的照片变得好看,摄影水平也就不可能提高。接受艺术训练,就是让一个人对事物的各种瑕疵变得非常敏感,从而针对性地消除这些瑕疵,以提供美的享受。比如设计师接受的其中一项训练,就是用非常细的笔画非常细的线,在1mm的宽度内要画10根线,目的就是培养对细节的观察和控制能力。 如果没有接受过任何艺术训练,即使拥有最昂贵最高端的创作工具,也不可能创作出优秀的作品。当年有很多人喜欢拍花鸟,典型的就是一群大爷端着相机围在湖边。其实这就是在偷懒:希望用最少的时间投入,获得成为艺术家的幻觉。人像(包括肖像和全身)是最难拍的,因为人对同类的外观是最敏感的。然而并没有人愿意花时间研究怎么拍好人像,反而很多人愿意花钱请野模,浓妆艳抹套个水手服然后一排黑白大炮轮番轰炸。道理很简单,作为一项业余爱好,有谁真正在乎作品是否具有艺术价值?大家在乎的,不过是一起活动、一起吃饭、一起装逼罢了。一项爱好发展到这个地步,那些真正的艺术家当然就不会到处说自己是摄影爱好者了,而这个爱好按照我的定义,也就算死掉了。 当年单反的火热,是因为即便没有接受过训练,单反也能通过高质量的图像,让人获得“艺术家”的幻觉;如今手机也可以输出高质量图像了,单反用户的幻觉光环也就消失了。如果你当年也曾经是一名单反摄影爱好者,如今却几乎不用它来拍照,那么恭喜,至少你曾经享受过作为艺术家的幻觉。


“说点极端的例子,要是以后中国真的在各项实力(经济、科技、军事、生活水平)上压倒了西方世界,完全可能有一大群“独立思考”的中外人士“分析”出下面的观点: 为什么中国人的创新能力这么强呢?因为中国教育是一种填鸭式的教育,这使得中国学生在毕业之后就具备了足够牢固的基础知识,而这种牢固的基础使得创新这种站在现有肩膀上“跳一跳”的运动变得更加容易。 为什么中国政府廉洁水平这么高呢?因为中国政府并不是由民众直接选举产生的,所以这使得他们并不需要用作弊的方式拉票,也不需要用政策来报答企业主,而只需要完全按照专业的逻辑来处理问题就可以了。啥?你说为什么朝鲜也不是直选但是仍然腐败?那是因为朝鲜的制度还不成熟,还处在“阵痛期”所致,而不是制度本身的原因。 为什么中国的社会科学研究这么发达呢?因为中国从初中开始就普及先进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经过先进的思想训练,孩子长大之后,自然容易看透事物本质。 为什么中国的孩子往往会具有独立思考能力呢?因为中国教育的制定者们总是先进的价值判断去引导孩子/学生思考,并以强权为依托把这些逻辑规则作为考核重点,并要求孩子们重点记忆,这导致了中国学生从小就有建立在坚实逻辑基础上的独立思考和分析精神,而不是像美国一样只知道人云亦云。”




什么是艺术? 我认为艺术就是【用虚拟的手段,为人们提供他们需要的感观刺激的技术】。它必须符合三个必要条件: 使用虚拟的手段 产生感官刺激 为人们所需要 产生感观刺激的方法很多,比如用鞭子抽人就能产生痛觉,但是这种刺激并不是大多数人需要的,所以主流社会并不承认这是艺术;音乐和绘画能够对大多数人产生正面的感官刺激,因此主流社会承认它们是艺术。 所以,要创作优秀的艺术作品,先要搞清楚人类需要哪些类型的感官刺激。那么,人类的需求是从哪里来的呢? 我们现在知道,人类的各种需求是受神经系统调节的,而神经系统的工作状态虽然受到各种物理、化学、生物因素的影响,但由于神经系统结构的复杂性以及基因表达过程的不可靠性,这些影响产生的最终效果并不是确定的。比如说,几乎所有人类在进食后都会有饱腹感,但也有一部分人类无法感受这种感觉,从而无法节制饮食。 换句话说,人类既有很多普遍的需求,也会在个体中产生非常独特的需求。比如大部分男性都对女性身体感兴趣,但也有一小部分男性对男性身体感兴趣。 同样的,艺术创作既可以为大多数人的普遍需求服务,也可以为小部分人的特殊需求服务。漫展上的各种不同倾向的本子就是对此的最佳体现。 我们先看普遍需求。比如“咀嚼感”、“饱腹感”,它们都属于感官刺激(如果你认为胃是感受器官),但这种刺激需要通过进食食物获得,因此优秀的厨师被我们尊为艺术家,而食品烹调的技术也被称为“厨艺”。 同理,《探索频道》是对“纯粹的好奇心”的满足,《愤怒的小鸟》是对“投射欲”的满足,《第一滴血》是对“血腥报复欲”的满足……这些文化产品都受到了人们的欢迎,它们的核心都是通过纯粹的感官刺激满足人类的各项心理需求。 你也许会问,有什么东西不是在满足感官需求,但仍然被人所需要?比如说药。淀粉片是苦的,但我们生病了就得吃药,因为理性告诉我们不吃药就有可能去见马克思。如果给药片包上一层糖衣,吃药就变得没那么可怕了;但如果把所有的药都做成甜的,显然后果会很严重。所以有时我们故意让一件事物无法满足人类的感官需求,以防止人类对其进行不合理的消费。 然而,由于科技的飞速进步,人类的同一个需求有越来越多的方法可以满足。而这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社交需求。在社交网络高度普及的今天,有时我们做一件事情,并不是为了直接满足个人的某项精神需求,而是在迎合某个社交场景。比如说买一件新衣服、剪一个新发型,可能我们并不认为新款式的衣服或者最近流行的发型比以前的要更加美观(更别说实用),但我们为了迎合社交场景、保持社会关系,就会不由自主地去追逐时尚。 换言之,追逐时尚并不是因为爱美,而时尚之所以受人追捧,也不是因为它带来了美好的视觉刺激,而是因为追求它能给人带来社交刺激,让人获得社交满足感。社交满足感并不属于感官刺激,因此我认为它不属于艺术——只要脱离社交上下文,它就变得一文不值。一套5年前推出的时装,价格可能不到当季时装的1%,而这显然远远超过了通货膨胀的速度。 随着互联网将越来越多的人连接在一起,大家逐渐发现,社交满足感的力量,有时甚至可以超越艺术的力量。原来根本没有人愿意消费的文化垃圾,现在通过广告和名人的力量包装一下,就变成了一个群体现象;原来根本没有人驻足的无聊网络表演,现在通过娱乐媒体和社交网络的力量炒作一下,就变成了一个年度热词。甚至原来根本没有人投资的技术概念,现在只要用舆论风吹一下,就飞到了天上…… 作为一个文化消费者,我并没有一开始就从理论上意识到这一点,但我逐渐地发现: 同样是文艺表演,我会选择美国或者日本的频道 同样是电视剧,我会选择美国或者日本的电视剧 同样是纪录片,我会选择美国或者日本的纪录片 同样是动画,我会选择美国或者日本的动画 作为youku的非常早期用户,我已经很久没有上过youku,但我大部分时间花在了youtube上 在进行上述文化消费的过程中,我并没有多少同伴(因为外语和梯子是中国人最稀缺的两种自然资源),因此我的消费行为和社交满足感无关。 事实上,在排除社交需求、只考虑审美需求的情况下,我几乎就没有消费过国内的任何文化产品了。包括知乎上面的绝大多数文章,还有现在女生中很流行但是男生看了都觉得阳痿的某种妆容。我并不是想吐槽国内文化产业的凋敝或者国内文化生态的恶劣。连中国成色最丰富的职业——互联网产品经理们——都在痛哭呐喊平台已死,内容为王——再谈这个有什么用呢? 俗话说一个艺术家的成就,需要【盖棺】才能【定论】,从小四和韩二的情况来看这种做法还会持续一段时间。我想,这是因为中国仍然是个文化贫瘠的国家。电影《疯狂动物城》的中国票房达到美国本土票房的3/4,说明即便有语言的障碍,广大消费者们仍然在果断地用脚投票。中国人能创作这样的作品吗?从09年开始就不行了(具体原因请自行搜索动画产业补贴政策)。 写这篇随笔,是因为我最近搞清楚一件事情:就是我曾经热爱、追逐、珍惜的每一样东西中,有哪些是真正的艺术、真正值得我不懈追求,有哪些只不过是随波逐流、过眼云烟。不要让社交的快感歪曲了美的天平——我把这句话送给过去的我。



古代一两银子到底值多少钱,现在很多人其实是毫无概念的。特别以当代电视剧为极端,居然出现两个馒头一碗汤5两银子,一个少奶奶一次赌博输掉一千万两银子等等荒唐透顶的情节。   显示当前中国的创作人无知和不认真到了何等程度,要知道万历年间国库年收入才达到200万两,而且还是经过张居正改革后国库收入丰富才有的数字。   甚至包括了金庸这样的大师似乎也对银两的货币价值没有进行深入研究。大家都该记得郭靖初遇黄蓉,被她宰了一顿,结果“一会结账,共是一十九两七钱四分”。   看过一些古籍就可以发现,一两银子的货币价值其实相当的高。   1.《红楼梦》里刘姥姥看到贾府上下一餐螃蟹24两银子,感叹说小户人家可以过一年了。要知道刘姥姥家当时也算中产阶级的,有房有地还雇得起工人丫头,第一次上贾府打秋风,得了20两银子,千恩万谢的。   2.《明史》里提到七品知县一年的正当俸禄(基本工资吧)只是45两白银。而《射雕》时代在南宋中晚期,白银流通量还低于明清,其价值只能更高才对,这19两多一餐饭,不管是怎样难得的美味佳肴都似乎太过分了。   因为各朝代银两的货币价值都有所不同,那么现在一般推算古币值都采用一般等价物交换的方式来计算,对中国人来说千年不变的民生商品就是大米。以下采用太平年间的大米物价记录为标准,进行一个粗略的推算,大致可以得出银两的货币价值答案。   计算一下   1、史载明朝万历年间一两银子可以购买一般质量的大米二石,当时的一石约为94.4公斤,一两银子就可以买188.8公斤大米,就是377.6斤。   现在我国一般家庭吃的大米在一斤1.5元至2元之间,以中间价1.75元计算,可以算出:   明朝一两银子=人民币660.8元。   由于《红楼梦》故事虽以清朝为原型,生活状况却以明朝为蓝本,姑且以明朝的银两价值计算,刘姥姥拿到了一万三千多元的过年费,当然很高兴了;   而郭靖则付出了超出一万二千元人民币一餐饭钱,还是在张家口这样一个小地方,太夸张了吧。郭靖就算傻,但穷苦出身,不可能不知道钱的价值,黄蓉更不可能挨店家的这一宰吧。   2、这一两银子要是拿到唐朝就购买力而言更是高得吓人了。唐太宗贞观年间物质文明极大丰富,一斗米只卖5文钱,通常一两银子折1000文铜钱(又称一贯),就可以买200斗米。10斗为一石,即是20石,唐代的一石约为59公斤,以今天一般米价1.75元一斤计算,一两银子相当于人民币4130元的购买力。   唐玄宗开元年间通货膨胀,米价涨到10文一斗,也是一两银子=2065元人民币。        3、根据《宋史食货志》提到“熙、丰以前,米石不过六七百”和《宋史职官志》“每斗(米)折钱三十文”的记载,姑且以2000个铜钱折银一两计算,太平时期米价是1石600—300钱(靖康之乱前后到南宋初期有一两银子一石米的,不在正常计算范围).   1两基本上可以买到4—8石大米,以宋石66公斤计算,1两银子相当于人民币近924—1848元;(一说宋石为96斤,就相当于1两银子672—1344元).   假定南宋银价与北宋相差不多,那么郭靖请黄蓉一餐吃掉了少则一万三多则超三万的钱,难怪小姑娘一下子就被感动得一塌糊涂了。   4、清初的银两购买价值稍低于明朝,但至清朝中晚期由于大量外国银两涌入中国,据统计鸦片战争前每年世界银产量的70百分号多都被用来购买中国出产的瓷器、丝绸、茶叶等产品了,银两的货币价值下降到不到明朝的三分之一,即一两银子=200元人民币左右。   当时市面流通的货币上除中国传统的“银两”外也出现了来自西方国家的银币,被称作“银洋”。  综上所述,关于“一两银子值多少人民币”的问题,基本上能够得出的结论是:   一两银子价值人民币:   清朝中晚期150—220元左右;   明朝中期600—800元;   北宋朝中期600元—1300元(或1000—1800元);   盛唐时期2000—4000元。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宋朝以前白银总量太少,价值过高,还没有成为流通货币(想想看,拿一张面额2000元以上的纸币去市场买东西……),只存在于朝廷赏赐与会计结算当中,比如税收、国家支付(如向金、西夏送交的岁币“银帛”多少之类),实际上明朝以前,市场流通均使用铜钱(北宋局部地区出现了纸币).   银两成为流通货币只是明清两代对外贸易活跃,外国白银大量涌入以后的事。   但为何在很多人心目中一向以为银两是历来的流通货币呢,笔者认为主要是因为明清小说的盛行,均按照当时的生活情况为常识对前朝进行描写,如《水浒》、《三言二拍》等等,而这些作品中的银两价值均以明朝的银价为标准。   与原有的文、贯、缗、铢等货币单位搅合在一起,并且对后世影响很大,因此今人所写较多以中国古代为背景的历史小说、武侠小说作品如《射雕》等书中也跟着把古代流通货币统统说成“银两”。   但毕竟现代人比起明清时代的人时距更远,对前朝货币制度及银两的实际购买力的认识更加不足,才会经常出现天价馒头、天价酒菜,而认真的读者或观众出于对古代经济情况的好奇应该对“银两”的价值有一个比较清楚的认识。




转自: http://blog.bumblebeelabs.com/the-parable-of-the-fisherman/ The parable of the fisherman 渔民的寓言 译/本人 (翻译稿已经做了大面积润色,提高了可读性。) by Hang A vacationing American businessman standing on the pier of a quaint coastal fishing village in southern Mexico watched as a small boat with just one young Mexican fisherman pulled into the dock. Inside the small boat were several large yellowfin tuna. Enjoying the warmth of the early afternoon sun, the American complimented the Mexican on the quality of his fish. 一位正在度假的美国商人站在墨西哥南部一处古色古香的沿海渔业小镇的岸上,望着一艘仅载着一名年轻墨西哥渔民的小船停入码头。船上装着几条硕大的黄鳍金枪鱼。享受着午后温暖的阳光,这位美国人对墨西哥人的鱼的质量表示赞赏。 “How long did it take you to catch them?” the American casually asked. “抓这些鱼要花你多长时间?”美国人漫不经心地问。 “Oh, a few hours,” the Mexican fisherman replied. “噢,几个小时,”墨西哥渔民答道。 “Why don’t you stay out longer and catch more fish?” the American businessman then asked. 于是美国人接着问,“为什么不留久一点,多抓点鱼呢?” The Mexican warmly replied, “With this I have more than enough to support my family’s needs.” 墨西哥人亲切地回答,“这已经足够我补贴家用了。” The businessman then became serious, “But what do you do with the rest of your time?” 这时商人严肃了起来,“那,你平时都干些什么呢?” Responding with a smile, the Mexican fisherman answered, “I sleep late, play with my children, watch ballgames, and take siesta with my wife. Sometimes in the evenings I take a stroll into the village to see my friends, play the guitar, sing a few songs…” 墨西哥人面带笑意地回答道:“每天睡到自然醒,陪我的小孩玩,看球赛,跟老婆睡午觉。有时晚上散步到镇上跟朋友见面,弹弹琴,唱唱歌……” The American businessman impatiently interrupted, “Look, I have an MBA from Harvard, and I can help you to be more profitable. You can start by fishing several hours longer every day. You can then sell the extra fish you catch. With the extra money, you can buy a bigger boat. With the additional income that larger boat will bring, before long you can buy a second boat, then a third one, and so on, until you have an entire fleet of fishing boats.” 美国商人很不耐烦地打断他,“你听我说,我是哈佛MBA,我可以帮你做大。从今往后,你每天多干几个小时,然后把多抓的鱼卖掉。有了这笔钱之后,你就可以换更大的船;大船会带来更高的收入,很快你就可以买第二条船、第三条船,直到拥有一个船队。” Proud of his own sharp thinking, he excitedly elaborated a grand scheme which could bring even bigger profits, “Then, instead of selling your catch to a middleman you’ll be able to sell your fish directly to the processor, or even open your own cannery. Eventually, you could control the product, processing and distribution. You could leave this tiny coastal village and move to Mexico City, or possibly even Los Angeles or New York City, where you could even further expand your enterprise.” 为自己的敏锐感到骄傲的同时,商人细心而大胆地设计了一个能赚取更高利润的宏大计划:“然后你就可以省去中间的收购环节,把鱼直接卖给加工厂,甚至你可以开一家自己的罐头厂。最后,你可以控制从捕捞、加工到配送的整个产业链。那时你就可以离开这个镇,搬到墨西哥城,甚至有可能搬到洛杉矶或者纽约,在那里把你的企业继续做大。” Having never thought of such things, the Mexican fisherman asked, “But how long will all this take?” 从未听过这种好事的墨西哥渔民问道:“那这得花多长时间呢?” After a rapid mental calculation, the Harvard MBA pronounced, “Probably about 15-20 years, maybe less if you work really hard.” 一阵心算过后,这位哈佛MBA说,“大概15-20年吧,如果你拼命干,还能更快。” “And then what, señor?” asked the fisherman. “那然后呢,爷?”渔民问道。 “Why, that’s the best part!” answered the businessman with a laugh. “When the time is right, you would sell your company stock to the public and become very rich. You would make millions.” “然后?这才是关键!”商人笑着答道。“待时机成熟,你的公司就可以上市,然后你就会非常有钱,成为亿万富翁。” “Millions? Really? What would I do with it all?” asked the young fisherman in disbelief. “富翁?真的?我要那么多钱干啥呢……”年轻的渔民疑惑地问。 The businessman boasted, “Then you could happily retire with all the money you’ve made. You could move to a quaint coastal fishing village where you could sleep late, play with your grandchildren, watch ballgames, and take siesta with your wife. You could stroll to the village in the evenings where you could play the guitar and sing with your friends all you want.” “然后你就可以带着你的钱快乐地退休了。届时你可以搬去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镇,每天睡到自然醒,陪你的孙儿玩,看看球赛,跟老婆睡午觉。晚上可以散步到镇上跟朋友见面,弹弹琴,唱唱歌……你想怎样都行。” Sensing skepticism from the fisherman, the businessman moves onto the next boat and finds a more receptive fisherman. The two, sensing an obvious business opportunity, decide to go into business together. They raise a venture capital round and a year later, return to the pier outfitted with a dozen high tech fishing boats. 觉察到这位渔民的疑惑,商人前往下一条船,找到一位更加开明的渔民。两人感觉这是个绝佳的商业机会,决定合伙创业。一年后,他们成功地找到了风投,带着十几条高科技渔船回到了码头。 Immediately, the price of tuna at the pier drops threefold with increased supply, forcing the young Mexican fisherman to increase his hours at sea just to maintain his existing standard of living. 瞬间,由于供应增加,码头的金枪鱼收购价跌了三倍,于是那个年轻的墨西哥渔民不得不延长他的出海时间,来维持他的生活标准。 Shortly thereafter, all of the shallow water tuna have been caught and the young Mexican fisherman discovers his tiny boat is incapable of deep water fishing. Because of his limited savings, he does not have enough capital to invest in a deep water fishing boat and he is forced to sell his tiny fishing boat for pennies on the dollar as scrap because advances in technology have made it obsolete. 短暂过后,所有的浅海金枪鱼都被捞光了,而年轻的墨西哥渔民发现,他的小船没办法进行深海作业。由于存款有限,他凑不够买大船的钱;同时,由于技术进步,他的小船也已被行业淘汰,只能当成废铁卖掉。 After discovering that there is limited demand for an employee whose only skills are watching ballgames, playing the guitar and taking siestas, the young Mexican fisherman finds his only option is to take a job working minimum wage on one of the businessman’s fishing vessels. 这位年轻的墨西哥渔民发现,市场对只会看看球、弹弹琴和睡午觉的员工的需求非常少。留给他的唯一选择,就是到美国商人的捕捞船上,做一份拿着最低工资的工作。 Several years later, the fisherman’s joints are shot through from the hard manual labor of operating on a commercial fishing vessel and an ill timed lift of a 150lb pallet of tuna finally causes his back to give way, causing permanent crippling. The fisherman discovers intensive lobbying from the businessman has weakened workplace protection rules and the fisherman is summarily let go with only a paltry settlement. 若干年后,这位渔民因为在商业捕捞船上过度劳动导致关节劳损,而他的腰则因为一次阴差阳错搬运150磅金枪鱼给彻底废了,成了永久驼背。他发现,商人的频繁游说让政府放松了劳动保护法规,最终他走的时候只拿到一笔微不足道的赔偿金。 After years of expensive medical treatments and crippling bills, the fisherman is finally forced to sell his land, passed along to him from generation to generation, to a development conglomerate run by the businessman who is buying large tracts of the entire village. 连续数年昂贵的治疗和沉重的负担,让这位渔民无奈之下把祖传的地皮,卖给了正在镇上大片收购地皮的美国商人手下的建设集团。 Unbeknownst to the fisherman, the businessman has lobbied for the village to turn into a protected nature reserve, allowing for the rehabilitation of the environment and the restocking of fish in it’s pristine waters. The businessman painstakingly recreates the quaint, costal charm of the village he once visited, making it a paradise where the wealthy flock to when they want to retire into a life of easy indolence. 然而这位渔民不知道的是,商人已经通过游说把小镇划进了一个自然保护区,以助于修复当地的自然环境、恢复海域中的鱼群。商人费尽心思地把他当年感受到的古典韵味、海岸风情重新复原,把小镇打造成了那些希望在退休之后尽享天伦之乐的富人们趋之若鹜的天堂。 Finally, 15 – 20 years after the original conversation, the fisherman and his wife are found dead in a homeless shelter. Meanwhile, the businessman retires to the village having made two successive fortunes first in fisheries and then in real estate development. He spends his days sleeping late, playing with his grandchildren, watching high def ESPN ballgames on a 70″ TV, and taking siesta with his wife. He occasionally strolls down to the village in the evenings where he regales his fellow millionaires with the story of how he found an unexploited niche in the marketplace and then took full advantage of it to make the fortune that got him to the comfortable retirement he enjoys today. 最终,在那次对话的15-20年后,渔民和他的妻子在一处收容所中逝去。与此同时,通过渔业和房地产投资连赚两笔的退休商人来到了小镇。他每天睡到自然醒,陪他的孙儿玩,在70寸的电视上看ESPN球赛,跟老婆睡午觉。有时他会散步到镇上,在那里向他的富翁朋友们介绍,他是怎样在商界发现一片无人涉足的新天地、并将其利用到极致、最终收获了让他如今能够安享晚年的财富的。

转自: http://blog.bumblebeelabs.com/the-parable-of-the-fisherman/ The parable of the fisherman 渔民的寓言 译/本人 (翻译稿已经做了大面积润色,提高了可读性。) by Hang A vacationing American businessman standing on the pier of a quaint coastal fishing village in southern Mexico watched as a small boat with just one young Mexican fisherman pulled into the dock. Inside the small boat were several large yellowfin tuna. Enjoying the warmth of the early afternoon sun, the American complimented the Mexican on the quality of his fish. 一位正在度假的美国商人站在墨西哥南部一处古色古香的沿海渔业小镇的岸上,望着一艘仅载着一名年轻墨西哥渔民的小船停入码头。船上装着几条硕大的黄鳍金枪鱼。享受着午后温暖的阳光,这位美国人对墨西哥人的鱼的质量表示赞赏。 “How long did it take you to catch them?” the American casually asked. “抓这些鱼要花你多长时间?”美国人漫不经心地问。 “Oh, a few hours,” the Mexican fisherman replied. “噢,几个小时,”墨西哥渔民答道。 “Why don’t you stay out longer and catch more fish?” the American businessman then asked. 于是美国人接着问,“为什么不留久一点,多抓点鱼呢?” The Mexican warmly replied, “With this I have more than enough to support my family’s needs.” 墨西哥人亲切地回答,“这已经足够我补贴家用了。” The businessman then became serious, “But what do you do with the rest of your time?” 这时商人严肃了起来,“那,你平时都干些什么呢?” Responding with a smile, the Mexican fisherman answered, “I sleep late, play with my children, watch ballgames, and take siesta with my wife. Sometimes in the evenings I take a stroll into the village to see my friends, play the guitar, sing a few songs…” 墨西哥人面带笑意地回答道:“每天睡到自然醒,陪我的小孩玩,看球赛,跟老婆睡午觉。有时晚上散步到镇上跟朋友见面,弹弹琴,唱唱歌……” The American businessman impatiently interrupted, “Look, I have an MBA from Harvard, and I can help you to be more profitable. You can start by fishing several hours longer every day. You can then sell the extra fish you catch. With the extra money, you can buy a bigger boat. With the additional income that larger boat will bring, before long you can buy a second boat, then a third one, and so on, until you have an entire fleet of fishing boats.” 美国商人很不耐烦地打断他,“你听我说,我是哈佛MBA,我可以帮你做大。从今往后,你每天多干几个小时,然后把多抓的鱼卖掉。有了这笔钱之后,你就可以换更大的船;大船会带来更高的收入,很快你就可以买第二条船、第三条船,直到拥有一个船队。” Proud of his own sharp thinking, he excitedly elaborated a grand scheme which could bring even bigger profits, “Then, instead of selling your catch to a middleman you’ll be able to sell your fish directly to the processor, or even open your own cannery. Eventually, you could control the product, processing and distribution. You could leave this tiny coastal village and move to Mexico City, or possibly even Los Angeles or New York City, where you could even further expand your enterprise.” 为自己的敏锐感到骄傲的同时,商人细心而大胆地设计了一个能赚取更高利润的宏大计划:“然后你就可以省去中间的收购环节,把鱼直接卖给加工厂,甚至你可以开一家自己的罐头厂。最后,你可以控制从捕捞、加工到配送的整个产业链。那时你就可以离开这个镇,搬到墨西哥城,甚至有可能搬到洛杉矶或者纽约,在那里把你的企业继续做大。” Having never thought of such things, the Mexican fisherman asked, “But how long will all this take?” 从未听过这种好事的墨西哥渔民问道:“那这得花多长时间呢?” After a rapid mental calculation, the Harvard MBA pronounced, “Probably about 15-20 years, maybe less if you work really hard.” 一阵心算过后,这位哈佛MBA说,“大概15-20年吧,如果你拼命干,还能更快。” “And then what, señor?” asked the fisherman. “那然后呢,爷?”渔民问道。 “Why, that’s the best part!” answered the businessman with a laugh. “When the time is right, you would sell your company stock to the public and become very rich. You would make millions.” “然后?这才是关键!”商人笑着答道。“待时机成熟,你的公司就可以上市,然后你就会非常有钱,成为亿万富翁。” “Millions? Really? What would I do with it all?” asked the young fisherman in disbelief. “富翁?真的?我要那么多钱干啥呢……”年轻的渔民疑惑地问。 The businessman boasted, “Then you could happily retire with all the money you’ve made. You could move to a quaint coastal fishing village where you could sleep late, play with your grandchildren, watch ballgames, and take siesta with your wife. You could stroll to the village in the evenings where you could play the guitar and sing with your friends all you want.” “然后你就可以带着你的钱快乐地退休了。届时你可以搬去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镇,每天睡到自然醒,陪你的孙儿玩,看看球赛,跟老婆睡午觉。晚上可以散步到镇上跟朋友见面,弹弹琴,唱唱歌……你想怎样都行。” Sensing skepticism from the fisherman, the businessman moves onto the next boat and finds a more receptive fisherman. The two, sensing an obvious business opportunity, decide to go into business together. They raise a venture capital round and a year later, return to the pier outfitted with a dozen high tech fishing boats. 觉察到这位渔民的疑惑,商人前往下一条船,找到一位更加开明的渔民。两人感觉这是个绝佳的商业机会,决定合伙创业。一年后,他们成功地找到了风投,带着十几条高科技渔船回到了码头。 Immediately, the price of tuna at the pier drops threefold with increased supply, forcing the young Mexican fisherman to increase his hours at sea just to maintain his existing standard of living. 瞬间,由于供应增加,码头的金枪鱼收购价跌了三倍,于是那个年轻的墨西哥渔民不得不延长他的出海时间,来维持他的生活标准。 Shortly thereafter, all of the shallow water tuna have been caught and the young Mexican fisherman discovers his tiny boat is incapable of deep water fishing. Because of his limited savings, he does not have enough capital to invest in a deep water fishing boat and he is forced to sell his tiny fishing boat for pennies on the dollar as scrap because advances in technology have made it obsolete. 短暂过后,所有的浅海金枪鱼都被捞光了,而年轻的墨西哥渔民发现,他的小船没办法进行深海作业。由于存款有限,他凑不够买大船的钱;同时,由于技术进步,他的小船也已被行业淘汰,只能当成废铁卖掉。 After discovering that there is limited demand for an employee whose only skills are watching ballgames, playing the guitar and taking siestas, the young Mexican fisherman finds his only option is to take a job working minimum wage on one of the businessman’s fishing vessels. 这位年轻的墨西哥渔民发现,市场对只会看看球、弹弹琴和睡午觉的员工的需求非常少。留给他的唯一选择,就是到美国商人的捕捞船上,做一份拿着最低工资的工作。 Several years later, the fisherman’s joints are shot through from the hard manual labor of operating on a commercial fishing vessel and an ill timed lift of a 150lb pallet of tuna finally causes his back to give way, causing permanent crippling. The fisherman discovers intensive lobbying from the businessman has weakened workplace protection rules and the fisherman is summarily let go with only a paltry settlement. 若干年后,这位渔民因为在商业捕捞船上过度劳动导致关节劳损,而他的腰则因为一次阴差阳错搬运150磅金枪鱼给彻底废了,成了永久驼背。他发现,商人的频繁游说让政府放松了劳动保护法规,最终他走的时候只拿到一笔微不足道的赔偿金。 After years of expensive medical treatments and crippling bills, the fisherman is finally forced to sell his land, passed along to him from generation to generation, to a development conglomerate run by the businessman who is buying large tracts of the entire village. 连续数年昂贵的治疗和沉重的负担,让这位渔民无奈之下把祖传的地皮,卖给了正在镇上大片收购地皮的美国商人手下的建设集团。 Unbeknownst to the fisherman, the businessman has lobbied for the village to turn into a protected nature reserve, allowing for the rehabilitation of the environment and the restocking of fish in it’s pristine waters. The businessman painstakingly recreates the quaint, costal charm of the village he once visited, making it a paradise where the wealthy flock to when they want to retire into a life of easy indolence. 然而这位渔民不知道的是,商人已经通过游说把小镇划进了一个自然保护区,以助于修复当地的自然环境、恢复海域中的鱼群。商人费尽心思地把他当年感受到的古典韵味、海岸风情重新复原,把小镇打造成了那些希望在退休之后尽享天伦之乐的富人们趋之若鹜的天堂。 Finally, 15 – 20 years after the original conversation, the fisherman and his wife are found dead in a homeless shelter. Meanwhile, the businessman retires to the village having made two successive fortunes first in fisheries and then in real estate development. He spends his days sleeping late, playing with his grandchildren, watching high def ESPN ballgames on a 70″ TV, and taking siesta with his wife. He occasionally strolls down to the village in the evenings where he regales his fellow millionaires with the story of how he found an unexploited niche in the marketplace and then took full advantage of it to make the fortune that got him to the comfortable retirement he enjoys today. 最终,在那次对话的15-20年后,渔民和他的妻子在一处收容所中逝去。与此同时,通过渔业和房地产投资连赚两笔的退休商人来到了小镇。他每天睡到自然醒,陪他的孙儿玩,在70寸的电视上看ESPN球赛,跟老婆睡午觉。有时他会散步到镇上,在那里向他的富翁朋友们介绍,他是怎样在商界发现一片无人涉足的新天地、并将其利用到极致、最终收获了让他如今能够安享晚年的财富的。



回忆我淘仪器的经历 刘虎 最近看到不少网友在网上淘示波器,想起一些往事,记录在这里。 那时候照着书学做遥控,调射频回路很困难,天天盼着有一台能上10M的示波器。国产示波器就那么几个型号,书上都能查到,于是经常穿梭于货场之中,但是没有搞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我的第一台发挥作用的示波器是初中的时候淘的吧。那年没有网络,经济落后,费了老大劲寻觅来一台5M示波器,而且价格才几十块钱,那个高兴啊。除了第一级Y放是一支小拇指粗,金属包覆的玻封花生管外,包括示波管升压等电路在内都是全固态的,超过20公斤重。几年前当废铝卖了(估计早已回炉了),没有收藏,有点后悔。机器是60年代文革前夕生产的,现在想来应该是出口产品,或者至少是当时极为高档的产品,里面的结构与工艺与同时期的国际水平相比,差距应不超过15年,基本可以说是同一起跑线。很难想象在60年代我国就能生产这么先进的仪器,那时国产晶体管问世也不到十年。事实上直到80年代国产示波器还是以电子管为主,而此时进口设备相比起来已经先进到让国人认为是科幻(实时采样率1G的数字示波器,最迟1985年问世)。这台已经当废铝卖掉的示波器是我至今为止唯一不认为是垃圾货的国产仪器。 我的第二台示波器是淘来的建伍公司20M模拟,大概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当时最大感受是,居然示波器可以这样稳定可靠,而不是波形凌乱抖动,每次调同一参数显示都不一样,而且显示也不会漂,就算抬起10厘米摔桌子上,波形连抖都不抖一下。这让我深为震惊,那时才知道,原来仪器是有品质差别的。中学生嘛,没见过世面,以前最多在学校实验室摆弄一下那些快有桌子高的大家伙,啥时候见过这么精制而又稳定的东西。 高中毕业那会儿搞的东西频率上去了,想淘一台频率高一些的示波器。因为被上次那台机器的性能震惊了,观念彻底改变。终于发现货场有一台建伍公司的4通道100M示波器,老板要价800元。虽然没啥钱,不过机会难得,打算咬咬牙买下来,于是还价400。经过几轮“洽谈”,最后敲定500元。试机的时候发现有两个通道扫描不稳,波形时有时无,失望之感涌上心头。问老板折价,老板说卖的就是废品价,不论好坏价格一样。 正在为难之际,来了一个精神矍铄,面容慈祥的老头。个子很高,有些胖,花白头发,戴一副浅棕色的老光镜。他问了我示波器的情况,然后拨动了几下开关,又敲了敲盖子,然后以启发的语气对问道:“示波器最重要的部件是什么?”,“示波管”,我回答。他笑了笑说:“示波管是很重要,没有它还怎么显示波形呢,但是示波管的显示靠什么指挥?”。“XY放大器”,我也笑道。老头眉头一展,毫不掩饰喜悦的神情,“额!对了,如果XY放大器是好的,就没有什么大毛病,有一个通道是好的,示波管就肯定没问题,这个示波管只有一个电子枪”,看起来这老头十分内行。“来,我们检查一下”。“看,X能不能拉开?”。我看到,虽然波形有些不稳,但是扫描基线的长度刚好充满屏幕的格子,我说“没问题”!“这就对了,再看看Y轴。”我随手找了一根铁丝捅进输入端口,老头敲着盖子,“看,敲的时候就有交流感应的波形,还很灵敏”。Y轴放大器也是好的。老头拍着胸脯,带着自豪的表情,“我打包票(保证的意思),你拿回去清理一下接插件,校准一下,啥问题都没有”。我不能确定这个老头是不是托,不过想到就算有问题也不是大问题,就付了钱。老头把我拉到一边,露出神秘的表情,伸出三根指头,“你知道这个示波器的原价吗?三万八”!“走,喝茶。”,老头指着不远处河边的一个露天茶园,很有风度的邀请。 老头说他是研究所的实验技师,与示波器打了几十年交道,退休以后因为个人兴趣,还经常到这些地方逛逛,买点东西回去琢磨。他还告诉我刚才已经检查了示波器的触发什么的功能都是好的,让我回去把里面的电路板卸下来,把所有接插件仔细刷干净,应该装上就能用。他还给我讲了与测试仪器有关的一些往事,这种示波器,在十多年前研究所就配备了,像我买的这台,估计也是大研究所退役的,应该没怎么用过,在仓库里面放坏的。我也问了他不少问题。 回到家里我把机器拆开,第一次看到由大量集成电路构成的仪器。仪器内部很新,电路板工艺非常好。各种信号线错落有致,结构设计完美无瑕,看起来就有一种美的感受。照老头吩咐大卸八块,自己用牙刷蘸着酒精把所有接插件都刷得发亮,又用电吹风仔细吹干。装的时候才发现拆下来的东西太多了,幸运的是每条线路两边怎么接,都有非常完善的标志。而且,不论是电路板还是电缆,只要没装对地方,就肯定装不进去。每个接插件要么颜色不同,要么大小不同,如果两者相同,那么肯定采取了断针塞孔的方法加以区分。电路板上面有提手,测试点和对应的调节元件都有标注。需要开机后校正的可调元件,都放在显眼的地方。同样让人惊叹的是,每一个结构件都是根据实际需要专门加工的,不论是冲压还是用别的什么办法。让人感觉整个机器绝没有几个东西简单拼凑起来做成的零件,所有部件都是放在统一的整体思路下精心打造的。电路板上元件的焊接也很讲究,什么地方该有承台,什么地方该有套管,丝毫不差。引脚的长短恰到好处,规范一致;没有一个元件是歪着的。又好奇又兴奋的边欣赏边安装,不知不觉装了两个小时。盖子就先不盖了,通电看看。果然,所有功能完全正常,原来的不稳定的毛病再也没有了。 后来通过互联网查到了当年的报价,果然是三万八! 这台示波器成了我最常用的助手,依靠它完成了很多DIY,打买回来清理之后就从来没有发生过故障。两年后,这台为我立下功劳的示波器,借助互联网以1千元的价格卖给了远在杭州的无线电爱好者。打那以后,我的仪器就告别了模拟时代。当然由于资金有限,大学期间,我没有拥有过什么先进仪器,多数都是二手市场淘的。 后来在科研单位工作,用上了21世纪的仪器,才发现我国仪器水平的落后,比想象中大多了。我们实验室的仪器基本上我都拆开看过,仔细欣赏、研究过他们的结构。而且不论怎么拆,怎么看,装上以后都能通过检定。有时也修一下故障仪器,碰运气如果修好了,就能省好几万十几万维修费(维修都是直接换组件,不会按芯片算钱的,黑吧)。如果修不好,没关系,送原厂修就行了。单位领导也默许我们碰运气。所以直到现在我还可以修很多知名品牌的仪器。不过有一次,检查到故障比较复杂,坏在氧化铝陶瓷板上,个人能力是修不好了。发给制造厂,不久以后德国人打来电话问里面怎么有两根线插反了,还告诉我线上面有编号,应该是怎样的对应关系等等。我一口咬定,不知道谁插的,或许是你们代理商吧。不久后修好的仪器发回来,要了5万好几的维修费,不过是官方报价,没有因为我们拆过而有任何增加。 话又说回来,看了美国安捷伦和德国罗德与施瓦茨的仪器,才知道日本人有多么偷工减料,包括我曾今颇为欣赏的第三台示波器。比如一个很简单的芯片,德国人用LM124,日本人就会用LM324。接插件的镀金质量等等也能看出明显的差别。另外,感觉不论那家的东西,越新的仪器,用料越省,可能是器件、工艺和技术改进了,特别是软件对硬件不足的弥补,原来需要极高要求的零件,现在可以用比较一般的产品了吧。

因为电子兴趣爱好,我也淘了不少示波器,仪表: fluke 50Mhz示波表 (故障机), fluke PM2525 (故障机), Lecory 9354 500M(1G)4通道示波器,(故障机) 日本安立 Anritsu MS4630A 网络分析仪(故障机) LWLA1034 125M 34路逻辑分析仪(新的) 团购周立功单片机公司逻辑分析仪100M采样率、16通道(新的) DSLogic逻辑分析仪 5倍saleae带宽 最高400M采样 16通道(新的) DSCOPE 示波器 (新的) KC901S矢量网络分析仪天馈线分析频谱场强射频万用表(新的) 杭州精测JC1062MA数字存储示波器60MHz示波器 1G采样率(故障机) 美国泰克示波器Tektronix 2465A 350MHZ 屏读 220V(故障机) 泰克Tektronix TDS540 500M/1GS 数字储存示波器 500兆(故障机) 优利德 100M 示波器(新的) RIGOL DS1202cA 200M(2G)示波器(故障机) 专业彩屏示波万用表 蓝牙传输 云服务华盛昌DT-9989(新的) 原装CEM华盛昌DT-337高精度专业交直流数字钳型表(新的) 二手故障 原装飞利浦PHILIPS PM97示波表50M(故障机) 包邮送原装表笔带背光VC86E 4位半高精度胜利数字万用表带(新的) 正品福禄克FLUKE15B万用表(新的) 以上这些是部分买过在家里玩的!


各位,我是大萝卜,我因为一次机缘巧合,意外的获得了学校的交换生名额,于今年8月25日正式开启了韩国的交换生生活。        然后和很多普通人一样,第一次来到国外,既兴奋又无助,加上语言、生活方式等不同切身体会到了出门在外不容易的痛苦。首先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情况,我来自陕西咸阳一个老的军工厂矿单位,是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然后父母也因为国企改革而意外下岗。家庭条件很一般,然后我有作为一个文理兼修(以前一直是文科生,大学以外的开始了学习管理学科,蜕变成一个文科生。在在个过程中,还机缘巧合的当过艺术生(艺考)体育生(定向越野湖南省定向锦标赛第一名))。              眼下,明天九月一日,一转眼我就来了五天了。这几天所见所想很多,深有感触,可能和土豪出门不一样,作为一个普通的学生,在预算有限的情况下,可能感触比较务实。(这里不针对科创出国的任何人,因为我见到了本地中国土豪的过分。)加上长期的科技爱好经历,让我对韩国的一些小的设计,人文的科学素养,人口素质等这些比较关注。加之这几天初来乍到,随笔qq心情写了很多,引发很多朋友热议,所以在一个朋友的建议下,决定写点什么。但又不知道写成什么样的,所以希望大家能够给点建议,一方面可以通过我的眼睛帮助大家更好地了解韩国的文化,风土人情什么的。另一方面也希望大家给我提供资源,建议,让我的交换生生活更加充实。        由于白天上课,所以,一般晚上在线。希望大家理解。


中国电网还是可以的,已经很久没有崩溃过了,虽然有世界上最牛逼的二次装置,但终归也是重大成就[s:274] 假设因为大型事故导致一个区域电网完全停电,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回想小时候停电的故事(当然不是因为事故,而仅仅是电源不足),欢乐很多啊。停电是每天的必然经历,白天学校停,晚上家里停,于是诞生了各种应付停电的小发明,百货大楼卖得最火的就是“停电宝”、“应急灯”,我们课外做得最多的电子制作就是各种蓄电照明装置。。如果晚上哪家屋里的灯亮着,就会引起邻居们的一致赞叹。我们这些能DIY一些停电时装逼的玩意儿的人,在大院里面也是挺出风头的。 那时候完全不可想象魔神们丧心病狂的制作。我们去捡过废汽车电瓶,回来拆了把好的极板拼凑起来,泡在装硫酸的坛子里面充电。做过各式各样的煤油灯,在如何提高亮度方面大做文章…… 最后结论还是只有汽灯靠谱,那种烧煤气的汽灯,光色非常有特色,是一种略带一点绿色的白,谁家点亮了,老远就能看出来。烧煤油的汽灯,光色有点类似于现在暖色的节能灯,总之一看光色就知道不是电灯,也不是蜡烛。菜市场必然有一家卖各种油料的铺面,销量最大的必然是煤油。 上课的时候每个同学课桌里面都放着蜡烛,一停电老师就发布号令:把蜡烛拿出来点起[s:274] 有一回在旧货市场淘了一个手摇绕线机,用木头做了一架风车叶片装上,固定在条凳一端。停电的时候坐在条凳上手摇吹风,感觉比煽蒲扇装逼多了。那时一停电大家就自带小板凳到小区大门口排排坐摆故事,我还把这货搬去用过,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 最早住在部队大院里面,停电还不多,记得有一次罕见的停电,大家都打着手电筒在路口等电工。一会儿来了一个黑不溜秋的人,手持一根电线,穿上铁鞋一溜烟爬到电杆顶上,过了几分钟大家就一哄回家了,然后就来电了。当时觉得很神奇,他怎么知道电杆顶上什么坏了呢。 后来搬到城乡结合部(现在也算市中心)住着,停电几乎是每天的必修课。直到1995年前后,这种状况才得到改观。 如果想体验我们当年的生活,请去朝鲜或者印度。


今天揣着笔记本过去神舟专修,结果发现公司完全没有神州授权字样,但确实承认神舟的保修。师傅用万用表滴里搭拉一番,说是我南桥坏了。 说来也郁闷,昨天帮别人装好系统,重启了几次,进bios调了一下设置,结果APTIO的界面,从细长的字体,变成了粗像素体;再调了几下,把CSM设置关掉了,结果直接开机过完神舟logo,就卡死不动了,快捷键也进不了bios。 我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这什么bios啊,难道允许用户把什么都关掉,最后导致无法启动?甚至怀疑字体变化就是把显卡模块给unload了。 去到现场我跟师傅说这应该是bios坏了,师傅表示一般都不是bios,以前类似情况也试过重新刷,刚才也试过放电大法,均解决不能。 既然能看到神舟logo,说明cpu和内存没出翔,剩下的逻辑当然就是换南桥。死马当活马医吧。虽然我一直强调重刷flash,但师傅坚持flash不会随便丢的。 南桥换一次是400。南桥的价格倒很透明,根据芯片组不同,50-70不等。我遇到的所有笔记本师傅,解释都是BGA人工贵。老实说,对此我是百思不得其解的:就算一天只做一台BGA,300毛利,一个月就是一万大洋。BGA要真那么贵,那还得了。 又想起上次可怕的经历:师傅告诉我主板太薄,BGA的时候焊盘和走线总是会脱落那么一些,需要飞线云云,吓得我不轻。没有办法,我是胸怀大志的本科生,没有那么多闲暇功夫投身到消费电子产品的维修艺术训练中去,对于师傅们的各种说法,我除了表示支持但不理解,也没有什么好策略。 回来的路上一直在想,虽然“无商不奸”,我不可能比师傅更狡猾,但我不能就这样放弃思考任人宰割。昂贵的人工费肯定有它的原因。我也试着从市场方面找理由,比如如果收600,很多人就干脆买新的了,收200又赚不到钱……等等,师傅干活的底线就是赚钱。从赚钱的角度考虑,结合我上一次去BGA的经历(师傅在开始之前会跟我说“基本上都能成功”,搞砸之后则跟我说“我们也亏了很多啊”),收费贵的原因,一瞬间便在我的脑海中浮现了: BGA返修成功率很低。 假设BGA一片南桥平均花费2小时,从电脑城师傅们的着装、精神状态、工作台整洁程度来看,人工费用50元才是比较合理的水平。假设师傅多赚40%(各项费用,包括租金),可以接受的总费用是80元(50人工+30杂项)。 材料费用就是一片南桥,设60元。 设返修成功率为x,净利润期望值为50元。 每返修失败一次,赔本60(南桥)+30(杂项)=90元;返修成功一次,实际收费400元,每次成功返修的净利润为400-60(南桥)-30(杂项)=310元。 设返修总数量为1台,其中有x台成功,净利润为310x元;有(1-x)台失败,损失为90(1-x)元。由于净利润期望值是每台50元,可以列出公式: 310x-90(1-x)=50 解得x=0.35。 因此,当师傅跟你说“大部分都能修好”,并且因而“人工费贵”的时候,你就明白,其实他的BGA成功率只有不到40%。 我现在觉得,今天送过去的笔记本,有65%的可能性要进垃圾桶。 我的计算不一定正确,认为有问题的,请务必指出。




nkc Development Server  https://github.com/kccd/nkc

科创研究院 (c)2005-2016

蜀ICP备11004945号-2 川公网安备51010802000058号